妹妹,裤袜,学生鞋      点击:加载中
在一个週六早晨的寻常民宅裡,一名少年正悠閒地吃著早餐。只是不知道为什麽,他竟是站著吃饭,甚至在吃饭的同时,腰间还不断地前后耸动。只见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著一位全身上下只穿一双黑色透肤丝袜的美丽少女。她将手肘撑在桌上,一双修长笔直的丝袜美腿则是跨在少年的肩膀上,可爱中略带性感的薄唇咬地紧紧的,似乎是在忍耐著什麽. 再仔细一看,原来少年嘴裡咬的不是什麽麵包,而是一双穿著肉色丝袜的水晶玉足!视线沿著性感的曲线往上移动,进入眼帘的是一位坐在桌上,同样全身只穿一双丝袜的美妇。就是她将自己的双腿跨过前面的少女,将十隻可爱无比的丝袜脚趾塞入少年的口中供他享用。「哥你很变态欸,吃个早餐也被你弄成这样……」没错,这个一边吃著亲生母亲的丝袜小脚,一边用18公分巨抱姦淫自己妹妹的幸福男主就是在下我,谢雨。原本在高中毕业后就应该要去日本留学的我,在半年前与妈妈跨过世俗道德的界线后,从此改变了我们一家三个人的人生。初嚐肉欲的我,当然不愿意就这麽离开美丽性感的妈妈,在软磨硬泡了许久后,终于获得妈咪的同意,可以多留在台湾一年,等到妹妹也毕业后,再和她一起赴日留学。只是这段期间内,必须通过日文和英文的考试,至少要到能大概听懂大学课堂内容的程度。虽然我是不太懂为什麽到日本还要学英文,不过为了下半身著想,还是硬著头皮接下妈妈的条件。而就是在这多出来的一年,准确的说是十个月裡(从上次南部旅游的八月到今年六月妹妹毕业),乱伦的漩涡终于露出了它那一旦开始就永远无法停止的可怕魔性。在学测完后,整天泡在书堆裡的妹妹也暂时从书桌毕业(为什麽要留学学测还这麽拼我也是不懂==),向学校请了长假后,就常常待在家裡,有事没事就来烦我这个「考生」。之前也提到过,这个小妹的确是满可爱的,西洋人般的细眉与水汪汪的大眼,配上挺直的翘鼻,略薄的嘴唇更是增加了些许魅惑。她的身材也不差,身高164、5左右,胸部目测应该有C吧?腰跟屁股则是因为运动的关系(妈妈怕她读书过头会运动不足硬逼的……),比妈妈更细一些,不过感觉弹力与柔韧都相当不错。那双长腿更是相当性感,修长、纤细却又不失力量感,重点是明明看起来就充满弹性却偏偏找不到一丝肌肉线条,是一双跟妈妈相比也完全不逊色的超极品美腿。什麽?你问我为什麽没变成妹控?拜託!隔壁就住著一个看得到也摸得到,还干得到的性感成熟美女,谁还有空理她那个乳臭未乾的小妹妹?当然,没兴趣是没兴趣,我还是很疼她的。还记得小时候小妹总是跟在我后面,开口闭口就是葛格葛格的叫,甚至到了国一还要抱著我才睡得著,现在想想完全就是个兄控啊!只是那时候我刚被妈妈的丝袜觉醒,也没什麽时间理她,后来妹妹要考高中,渐渐地就疏远了。一直到最近我的恋母终于修成正果,妹妹待在家裡的时间也变长了,才有稍微恢复到以前亲密的感觉。一天,我正在房间裡攻读日文,爱黏人又开朗的妹妹却反常的站在门口,似乎在犹豫到底是要进不进。「干嘛?进来啊。」听到我的鼓励,妹妹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哥,……你……你可以帮我翻译日文吗?」「?当然可以啊!?」这种小事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只是我也才刚学半年,要是错误很多别怪我喔?」妹妹听到我爽快地答应翻译,才又露出笑容。「没关系!反正他一定看的懂……」「?」看著小妹的样子,我疑惑地挑眉。「好吧,那你要翻译什麽?」「……那个,我之前有交一个日本网友,一直满喜欢他的……,但是之前要考试,我怕分心就没有讲……,所以想说趁现在考完跟他告白……可以吗?」说完后,妹妹害羞地低著头,一根手指因为紧张不断地玩弄著头髮。听到这裡,我的心裡实在是五味杂陈,一方面为了小妹高兴,一方面又担心她会被骗,同时内心深处又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醋意,种种情绪顿时让我焦躁不安。「……那你讲吧。」妹妹并没有察觉到我语调的变化,快速的递给我一张纸后,便急忙地跑了出去。看她这副害羞的可爱样子,不禁让我越加的不快。虽然我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干涉妹妹的交往,但还是无法忍住心中的不悦。在勉强翻开纸张,随便地翻了几句后,便草草结束了这次不愉快的翻译。几天后,我从图书馆自习回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打看家门却是一片漆黑。「?没人在家?」正当我好奇她们去哪裡了的时候,却突然「啪」的一声,电灯全部打开,妈妈和妹妹唱著生日快乐歌,抱著一个蛋糕缓缓走了进来。「生日快乐!」妈妈将蛋糕放下后,迫不及待地过来挽我的手将我带至桌前。「小雨,快点吃吃看!这是我和小瑜一起为你做的!」「妈妈!哥还没有许愿啦!」妹妹无奈地朝我笑了笑,但随即又脸红著转走。还来不及疑惑便恍然大悟,原来今天是我的生日!最近这几个礼拜除了读书还是读书,都忘了自己的生日,看来我除了干妈妈以外还是有其他的优点嘛!但是小妹的脸红是?想起之前的日本人事件,我的心情又顿时差了起来。脑中浑噩的我连妈妈她们精心为我准备的生日派对都无心享受,亲手为我做的蛋糕更是食之无味。细心的妈妈似乎也看出我心思不在这裡,可是也不确定是否要提前结束,整个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就这样安静了几秒后,我才猛然察觉到气氛的变化,赶紧向妈妈道歉。「……妈,对不起,谢谢你们帮我准备这个派对,我真的很高兴……,只是我现在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先回房间去了。」温柔的妈妈体谅地点点头,而早已心不在焉的我在得到同意后便起身离去。现在想起来,当时心烦意乱的我连蛋糕上的水果是什麽都没有印象。只记得在经过妹妹的时候,我连一眼都没有看她。无法衷心地为妹妹祝福让我感到对自己相当厌恶,再加上对妈妈的愧疚感,我的心情相当烦躁,随便洗个澡就想逃避到梦裡.才刚躺没多久,妹妹就自己进来我的房间。不知道她要干嘛,但也不想出声,双方沉默了一会,妹妹才小声地问「哥,……那个……我今天可以跟你一起睡吗?」「?」又是一个问号,我下意识要拒绝,但心想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跟小妹一起睡了,也就欣然答应。看著妹妹上床,感受著熟悉的香味和不熟悉的身体,就在我犹豫要不要像以前一样抱她的时候,妹妹却自己钻进我的怀里,将头靠在我的胸前。「哥,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她不知道从哪裡摸出一封信来。这是一封很可爱的信,从纸张的大小和边上细心点缀的小熊图案来看就知道是妹妹自己做的,温热的触感和被汗水闷的溼气让我确定它一定在妹妹的怀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心中好奇,打开一看,看到的却是似曾相识的内容「欧逆酱,我从以前就很喜欢你,但是一直不敢跟你说……,哥哥,请你跟我交往!」看著不会日文的妹妹一笔一划,用心的将我随便翻译的文章抄在信上,还自己查了「哥哥」的日文,不知怎麽的,我的眼睛有点湿润。还未想好该如何反应,妹妹就突然紧紧地抱住我,把脸整个埋进我怀里「哥哥,之前骗你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哥!不要离开小瑜……」离开?虽然有点不理解状况,我还是轻轻地摸著她的头「傻瓜,哥要跟你一起去日本,怎麽会离开你?」妹妹听到后红著脸看向我「可是、可是你之前不是说不想去日本吗?」我内心一抖,温馨的气氛瞬时消失无踪。靠!一定是我跟妈妈打情骂俏时好死不死那句被听到了……「啊哈、啊哈哈哈哈……,那个只是开开玩笑啦,怎麽可能不去呢?哈哈哈哈……」看著妹妹的表情逐渐从难过变成生气「哥你这个坏蛋!大笨蛋!最讨厌了!」妹妹满脸羞红的用拳头追我,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乾笑的我嘴上连连投降,不过其实被美女槌还满舒服的,让我著实享受了一回坏男人的乐趣……嬉闹一会后,我跟妹妹又重新沉默不语,气氛再一次沉重了起来。「……不过,我刚说的都是真的,哥哥,我喜欢你。你,你会讨厌我吗?」我心脏一突,原本还想打混过去,终于还是躲不掉吗?我叹了一口气「小瑜,你肯跟我告白,哥真的很高兴,很……,我也不觉得喜欢家人有什麽不好,只是……我也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对不起………」说完后房间一阵寂静,只听得到自己因为紧张而狂跳不止的心跳。妹妹沉默了许久「……是妈妈吗?」「……恩……你怎麽知道?」「……猜的……之前就觉得你们怪怪的,只是没有往这边想……」原来我跟妈妈有这麽明显啊!还以为藏的很好勒==心中苦笑,我继续装做镇定地说「恩……而且我有跟她告白了,妈妈说她也很喜欢我……所以……」我明确地拒绝后,房间又是一片静默。刚刚的那些难过、害羞、紧张似乎还逗留在房裡般,混乱又沉闷的令人难受。不知道过了多久,妹妹才又重新开口「我才不会输给妈妈」「啊?」或许是安静了太久,亦或是怀疑自己的耳朵,我有点听不清楚。过了几秒,好像是给自己加油般地,妹妹用比刚刚更大声也更坚决的语气向我表白「我才不会输给妈妈!」生平第一次听到这种小三宣言,而且还是妹妹对自己说的,心中除了哭笑不得外,还有一点高兴。不过,不可能放弃妈妈的我,自然知道小妹的感情将毫无成果。轻拍她的头,我温柔地说道「傻妹,感情哪有什麽赢不赢的?再说,哥不管怎样都不会离开妈妈的,她已经失去过一次幸福,所以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让她难过了,知道吗?……所以,你还是放弃哥,找个更好的人吧!」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会不会说的太过绝对了?果不其然,妹妹在好一会后才弱弱地问「那……我当小的可以吗?」「?!!!」听到这句我马上就翻了一个白眼,拜託,可以不要妈妈跟妹妹都这麽天然好吗?一个因为不想弄葬衣服就帮我口交,另外一个竟然因为被拒绝就要当人家的小老婆,还好都是遇到好人,不然哪天被人卖了还在帮他数钱勒!深感帮妹妹再教育的必要,我半真半假地佯怒道「说什麽啊!?哪有人自己去给人当小的!就算对方是你哥也不能这麽随便!女生要懂得尊重自己!」原本以为会被吓退的妹妹却突然哭著抱住我「可是我就是喜欢哥嘛!人家才不要离开你!哇啊~~~」说完竟嚎啕大哭了起来。看到妹妹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我也不知要如何是好,只好轻抚的小妹的头髮轻声安慰「好好好,我知道了。只是这种事也不是我说可以就好的,还要经过妈妈的同意才行,不过现在她可能已经睡了,我明天再帮你问好不好?」当然不是真的要收妹妹当小老婆,但是被她搞得身心俱疲的我现在只想让小妹安静,然后舒服地做个好梦。果然,我才说完就听到妹妹的哭声渐渐转小,不到几分钟就在我怀中睡去,确认她睡著后,心情放鬆的我意识也逐渐模糊……隔天醒来妹妹已不在床上,走出客厅也看不到人影,应该是出门了吧?看来昨天那样她也是有点尴尬。正坐在沙发上烦恼著小妹的问题,却感觉腿上传来的异样舒适的感觉,同时鼻间传来一阵香风。「妈妈!?你今天不用上班吗?」妈妈看起来相当高兴,轻鬆地笑道「嗯!昨天完成了一个大案子,今天公司全体放假一天!……原本想昨天就跟你讲的,只是你好像没什麽心情……」说到这妈妈伸出双手揽住我的脖子,诱惑的在我耳边吹气「不然这样,妈妈今天帮你好好放鬆一下,如何?」我轻轻地摇摇头,用左手揽住妈妈的腰「谢谢妈咪,不过今天不用了,改天再跟妈妈一起舒服好吗?」看到妈妈不满的都起嘴巴,我赶紧解释「不是啦,妈妈今天好不容易放假,我也很想跟妈妈做爱,只是……昨天我被妹妹告白了……」听到这妈妈惊讶地把漂亮的凤眼睁地滚圆「真的?!小瑜跟你告白了?!」我点点头「恩……」好不容易从惊讶中回复的妈妈这才有点担心地问我「那……你怎麽说?」看著妈妈担忧的美丽脸庞,我扯了个笑容「放心啦,我拒绝她了,……只不过,妹妹一直不肯放弃,还说……还说……要加入我们……」「加入!?你说,小瑜想要加入?」看著可爱的妈咪从惊讶到担心,又从担心到惊讶的表情变化,心烦的我也忍不住笑出来「嗯!不过我也是拒绝她了,而且我没跟小妹说我们已经做的事情,只跟她说我们互相喜欢这样……」妈妈听到后却是双眼垂下,低声地问我「那……你喜欢妹妹吗?」虽然有点不懂妈妈的反应,我还是诚实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也不知道,我是很喜欢她啦,可是我也不确定那是兄妹的爱还是情人的爱……,再说,就算我真地把她当女生在喜欢好了,我也不可能答应她啊!我爱妈妈都不够了,怎麽可能还有空去爱她?而且这样对你们也不公……!」妈妈用手指阻止我说下去,将脸靠在我的胸膛上,静静地说了起来「小雨,答应小瑜吧。」「!!!蛤?!」妈妈却是不理会我,继续到「小雨,你听我说,你有可能离开我跟妹妹,自己出去生活吗?」我摇了摇头,妈妈似乎是感觉到我的震动「那你就剩三种选择了:选我,选小瑜或是两人都要。」妈妈停顿了一下「如果你只选一个人的话,虽然我不知道妹妹怎麽想,但是如果是我的话,不管有没有被选到我都不会高兴。被选中的话,心裡放不下妹妹;没被选中的话,更不可能诚心祝福……,但是如果你两个人都选的话,的确也有可能像你所说,对我们不太公平,不过比起前面两种的痛苦,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对不起,妈妈是个自私的人……」我听著妈妈的话,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反驳,只能静静的聆听。「………我知道了,我会跟妹妹讲」感受著胸口的湿润,我将妈妈紧紧的抱在怀裡,在她耳轻声说道「不过妈妈你放心,不管怎麽样,小雨最爱的就是妈妈……,我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离开妈咪半步,更不会让你难过……」妈妈肩膀抖动的更厉害,我的手也抱得更紧。我们母子紧紧地依偎在一起,真希望时间就如此停止……「啊!糟糕,已经这麽晚了!小雨,妈妈要先去煮午餐了」妈妈用手擦著脸上的泪痕,心情似乎恢复了一些,看到我的衣服时还噗赤的一声笑了出来「小雨都变成落汤鸡了!赶快去换衣服!」我听话地起身回房,顺便思考著要如何对妹妹开口。吃过午餐,自习了一下,不过因为实在是静不下心来,书是有看没有懂,白白浪费一天。好不容易敖到五点,妹妹终于从外面回来了!我走到妹妹房前,敲了敲门「小瑜,哥可以进去吗?」门被慢慢地打开,妹妹则是低著头看著地板。「哥,对不起,请你忘……」「妈妈答应了」我抢著说道。妹妹满脸不敢相信地看著我「你说,妈妈答应了?」看著妹妹越来越开怀的笑容,我微笑著点点头。「耶!!!妈妈答应了!!!」小妹兴奋地跳了起来,马上就拉著我的手到厨房,对著正在煮饭的妈妈大喊「妈妈!谢谢你!!现在开始我就跟妈妈一样,是哥哥的女朋友了!」妈妈则是忘了早上的事情般,满脸笑容地回答「对啊,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姐妹了喔!」「妈妈最棒了!」说完两人还手拉著手跳来跳去,相当高兴的样子。就在我看著两人,手足无措的时候,妈妈终于注意到我的存在「没事的人赶快出去!不是还有衣服要洗吗?还有晒好的衣服也要折!我跟妹妹还有很多女生的事要聊呢!对不对?」「嗯!哥你出去啦!我跟妈妈要煮菜了!」我,我被赶出来了?都被这样讲了,我只好摸著鼻子吸内裤去萝!虽然晚餐的时候两人有出来一起吃饭,不过总是靠在一起唧唧喳喳的,好像在防著我一样。一直被忽略,我也落得轻鬆,吃完饭洗完澡便准备继续攻读英文,好追上预定的计划。才读不到十分钟,妹妹便穿著睡衣走了进来。妹妹身穿两件式的粉橘色睡衣,从短裙下伸出的是一双裹著黑色透明丝袜的美腿。第一次看到如此性感的小妹,我的心跳也是微微加速。「小瑜,怎麽了?」妹妹害羞地扭捏一下后,小声的说「哥,妈,妈妈说,变成女朋友的第一个晚上都要,都要那个……」「?!」虽然被妹妹的丝足弄得有些心痒痒的,但理智仍在的我皱著眉头「这也太突然了吧?再说,我也还不确定……等等,难道妈妈都跟你说了!!?」妹妹重重地点一下头「恩……,妈妈还跟我说哥最喜欢丝袜……,这是妈妈要我交给你的」说完递给我一张纸条。现在是流行纸条是吗?苦笑归苦笑,只见上面是娟秀的字迹「小雨,今晚妹妹就交给你了,要好好对她,温柔一点,知道吗?妈妈有点累了,有事的话我在房间。爱你的妈妈」看完后我轻吐一口气,站了起来,认真的对妹妹说到「我知道了……,只是这个是很重要的事情,现在你不是在跟妈妈比输赢,也不是为了让哥哥高兴,而是你有没有真的自己想要把人生的第一次交给我?如果是的话,那哥哥就答应你」妹妹低著头想了一下,然后把身体轻轻的靠在我身上「嗯,哥,我想要哥拿走小瑜的第一次……」「恩……」「啊糟糕!」妹妹疑惑的看向我,我尴尬地笑道「没有,没有保险套……」平常妈妈都是给我内射,家裡根本没半个套套!正当我著急得不知所措的时候,小妹却清脆的笑起来「我有吃避孕药了啦~,妈妈早就想到家裡没保险套了,哥真可爱!」乾笑了两声,摸著小妹的秀髮,我拉著她到床上肩并肩地坐著。在如此近的距离看著妹妹的漂亮脸蛋,我才发现,原来妹妹是这麽的可爱。「……小瑜,哥要亲了喔?」「……恩」妹妹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却像是在对我眨眼。心中一动,便往小妹的唇上贴了上去。妹妹的双唇温暖可爱,软得像棉花糖一样,还有一点少女的芳甜。又轻又甜的吻了几秒后,我手一伸轻抱住妹妹,舌头试探性地舔了舔小妹的嘴唇。她一开始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直到舔了四五次,小妹才微微张开的紧闭的小嘴。抓到机会,我的舌头便溜了进去,找寻著另外一条青春诱人的可爱小舌并逗弄起来。慢慢的,妹妹也抓到舌吻的诀窍,开始主动伸出舌头。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吸吮,舔食著对方的舌头与唾液。直到妹妹嘴痠了,我才收回饱餐一顿的分身。「这样好色喔~」妹妹边擦著下巴上的口水说到。没有回话,宠爱地摸著妹妹的头,理性开始崩溃的我另外一隻手则是摸上了妹妹青春的胸部。无视妹妹象徵性的抵抗,我把手伸进内衣裡「小瑜的胸部好软喔,是什麽size啊?」妹妹微喘地答道「3,34C而已,完全比不上妈妈……」我将另外一隻手也贴了上去「没有这种事喔,小瑜的胸部又软又有弹性,摸起来很舒服~」继续抓了两下「小瑜,哥帮你把衣服脱掉好吗?」「恩……」得到同意,我马上就把睡衣同内衣一起解了下来,将妹妹的两隻小白兔解放出来。小妹的皮肤白皙稚嫩,两粒坚挺的雪白美乳不断地微微晃动,中间的乳头则是漂亮的粉红色,小小的乳晕和乳头就像是缀在奶油蛋糕上的草莓,可爱的不像话。我把妹妹轻轻推倒在床上,往漂亮的奶头就是一口含住。「啊!恩~!……啊!」妹妹似乎胸部非常敏感,被我的舌头攻击弄的连连呻吟。「小瑜的奶真好吃……」将攻势换到另外一边,一隻手便是慢慢往下伸去。手才刚穿过裙子,就感觉到一阵熟悉的触感。「小,小瑜,你没穿内裤?!」妹妹娇羞的点点头。不!不对!这不是我惊讶的地方!我急忙离开小妹胸前的丰满,掀开裙子一看,只见一个半熟水蜜桃般的可爱形状上,有著一条桃红色的细小诱人的裂缝,正透过一层薄薄的黑丝袜散发著引人犯罪的香气。「小妹,你也是白虎!!?」「也?妈妈,她也是吗?」我目不转静地盯著妹妹的蜜桃穴「对啊,没想到你们竟然都是白虎!」不再废话,欲望难耐的我马上在丝袜上撕了个小洞,身经百战的舌头便探了进去。「啊!!哥,不行啊!那裡很葬,很奇怪啊~!!」好不容易把阴蒂翻出来的我舔了舔嘴唇,淫笑道「才不葬呢,小妹的蜜汁最好喝了!」说完继续进攻妹妹已经勃起的可爱阴蒂,两手更是用力的在妹妹的丝袜屁股上搓来搓去。原本的粉红色珍珠因为充血变成诱惑的桃红色,用双唇轻夹或是舌头舔弄时,妹妹便会颤抖著发出诱人的呻吟。「啊!啊!不行了,好奇怪啊!恩~啊!要去了!!要去了!!!」没过多久,小妹身体一抖,一股透明的淫汁就流了出来,我赶紧贴上去,把宝贝妹妹的体液全部吸入口中。妹妹则是用丝袜大腿紧紧夹住我的头,双手不断地揉著我的头髮。在妹妹高潮完稍微放鬆后,我才起身抱住她「小妹,舒服吗?」「……舒服」妹妹脸红红的,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兴奋。「那……哥要继续了喔?」问的同时我就已经把衣服脱光,因为我知道妹妹一定是同意的。跪在妹妹张开的双腿前,把早就红肿不堪的龟头对准妹妹的处女蜜穴后,我将身体趴在妹妹身上。「一开始会有点痛,忍耐一下,哥也会尽量温柔的」「恩~」看著她紧张的样子,我不断轻吻妹妹的双唇,耳朵,脖子和锁骨,直到她身体放鬆后,我才慢慢的把粗大肉茎一点一点地插进去。「哼!」在穿过妹妹的处女膜时,可以感觉到背上小手的力道顿时增加不少。不过为了不让短痛变长痛,我还是硬著心肠继续深入,在整根肉棒都进入阴道后,才停下休息。「哥,全部进来了吗?好胀……」妹妹紧皱著好看的眉头。「嗯。先休息一下,等一下就会开始舒服了」我安慰著小妹,嘴巴仍然不停的在妹妹身上游走,缓解她的紧张。眼看妹妹也稍微习惯了我的阳具,我开始缓缓抽动搔痒?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