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汽车上妈妈诱惑我      点击:加载中
我和妈妈的性事是非常美好的,但这事的起因完全是妈妈的诱惑,是妈妈对我这个做儿子的「投怀送抱」、是妈妈主动的给我「送货上门」。我不是贬斥我的妈妈,相反,我这是讚赏妈妈对我的无私爱情。在我和妈妈上床之前,我还是个处男,所以,我的第一次实际是「失身」给我的妈妈,但这句话也不准确,妈妈主动与我作爱不是无私地「献身」于我吗?所以,我还是要说,我和妈妈发生性关系实际上是两人主动、心照不宣地勾搭成奸吧。这种快乐的母子相奸,也是老天的意思,是我和妈妈的前世姻缘。我要感谢我亲爱的妈妈!去年高考,我以相当高的高分被南昌一所重点高校录取。这正合我家人的意思,因为我大姨一家就在南昌市工作。妈妈说:「这下可好,你在南昌也有了个照顾,我到姐姐家去也方便多了。」爸爸说:「当初填志愿时不正是考虑这个的吗?」妈妈说:「现在是真的实现了,那时仅仅是志愿,我们能不高兴吗?」其实,我后来才知道妈妈的真实用意:因为,我到南昌上大学,她才有更多的机会与我相会和相奸,而爸爸当然是蒙在鼓裡。在上高中以后,我心裡曾经有过多次对妈妈性方面的欲望,但心想,她毕竟是我的生身母亲,只有把对她的这种暗恋埋在心底。那天到学校报到时,爸爸和妈妈是一起把我送到学校的,之后我们又到大姨家去了一下,临别时,妈妈说:「有什麽事你要经常给家裡写信,想妈妈的话,妈妈也会来学校的。」之后他们就离开了南昌。到了去年年底,爸爸和妈妈打电话给我,说是大姨妈家大儿子结婚,妈要到南昌大姨家参加结婚典礼,叫我先不要回家,顺便和妈妈一起到大姨家。再也没想到,我对妈妈梦寐已久的事情就这麽自然发生了。我从没想到,我的妈妈会是这样一个很有办法的人,她是一个很爱她儿子的母亲,也是一个骨子裡很风骚的女人。我真的爱死她了。2001年1月23日,我在大姨家见到了四个多月没有见面的妈妈。我们很高兴,妈妈说,过几天我们一起回家。大姨还打趣地说:「你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还要妈妈接?」妈妈说:「在我眼裡,他永远是个孩子,我是有些不放心他,这次接他,也是顺便,以后不会这样的。」南昌到我们家没有火车,只有汽车,单程有十四小时的路程。1月26日下午,我们乘坐下午五点的汽车登上了回家的路,这是我们母子二人难忘性生活的开始。已经是冬天,我们上了汽车后,就开始看录像,我们乘坐的是一豪华中巴,因为我们母子坐在车的最后排,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时,在颠波中我迷迷糊糊开始在车上睡觉。妈妈也已发困,看完录像后不久,也斜倒在我身上睡觉。我们乘坐的后排共有四人,妈妈坐在最右侧,即靠右窗的一侧,我坐在妈妈的左边,我左边的两个乘客,一个是三十多岁的女人,还有一个可能是她的儿子,大约有六七岁,这小孩紧紧挨在我的左边,一开始跟他妈妈很闹,后来就睡著了。车上虽然开著空调,但那是冬天的夜晚,等我醒来时,我发现爸爸给我带到学校的军大衣已经一起盖到了我和妈妈身上。我不知道妈妈是在什麽时候用大衣把我们一起盖上的,但我想,肯定是妈妈给盖的。就这样朦朦胧胧地睡著,也记不清是什麽时间,我忽然感觉我下身的裤裆处好像有隻手在上面游移,我感觉一定是妈妈的手,妈妈的手一会儿放在那裡不动,一会儿有些用力隔著衣服在捏我的阳物,我没有声张,以为这是妈妈在睡梦中的不知不觉。其实,我对妈妈早就有一种性的遐想,但这时并不明白妈妈意思,一是从来没有过与妈妈在性方面的交往和经验,二是这是在车上,觉得人多,也不敢对自己的妈妈有什麽动作。所以,对妈妈的这种举动,我并没有深想,以为这是她无意放到我的下身处而已。过了会儿,妈妈的手已经是在很有力地地摸索了,而且是有意识地明显在抚摸和捏著我的阳物,我心裡一时紧张,也高兴得不知所措,只有假装睡著,其实,我又哪能睡著?妈妈见我没有反应,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我在装睡,她的身体又紧紧地向**扰过来,一时间,我感到妈妈丰满的身子特别是左边的大腿特别地厚实和温暖,她的左腿好像是故意重重地压在我的右腿上,我闻到妈妈身上非常好闻的女人气息,很特别地,也只有妈妈身上才能发出的那种味道。这时,我仍然装做没有醒来。接著,妈妈开始不安份起来,她的手指动作很明显,一会儿用力地挤压我的下身,一会儿又轻轻抚摸我的阳物,像是爱抚,但都很有劲。接著,她用手悄悄拉开我下身的拉链,进一步朝我的裤头内部深入下去,开始用手直接接触我的肉棍,并用力地上下按动。这时,我不知道说什麽好,因为这一切来得都太突然了,只觉得阳物在妈妈的小肉手中很温暖,特别巨大,这时,我也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更无法预料下一步的发展,心裡也想让妈妈这样好好地抚摸,于是我把两腿微微敞开,以便让妈妈抚摸起来更为方便,但眼睛仍然紧闭著。这时,我的耳边听到妈妈轻轻的歎息,暖暖的充满母性和诱惑,感觉到她热呼呼的脸庞很近地靠在我的一侧。我知道妈妈这时肯定醒了,她也知道我的配合和暗示。其实,这时我心裡也好想去摸一摸妈妈的肉体,但我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到底是四十多岁的妈妈,她的手用力地紧紧摸著我的下身,这时,已经全然没有顾忌,像是在暗示我不要怕,给她摸。这时,我不知道自己怎麽办?只有被动地听任妈妈的爱抚。我的妈妈是个会计,长得很白,脸盘很好看,烫著发,很时髦,外表也很端庄,身高在一米六左右,整个身材很丰满,但是一点不显得臃肿,是丰乳肥臀细腰的那一种,我特别喜欢她夏天身穿裙子的样子,那时,她丰硕的屁股走起路来一扭一扭,丰腴的大腿在我这个儿子看来是特别地白嫩,特别地性感。当然,这一点妈妈并也不知道我的心思。在複习高考时,妈妈曾对我说过多次「你只要考上大学,以后妈什麽都依你!」从这裡,可以看出她对我的爱。而我心裡的真实想法是:妈妈!要是你能和我作爱,该多好啊!哪怕只有一次,但是这怎麽能从我口中说出?因此,我只有在无数次的睡梦中,拥抱妈妈那丰满的身子。就这样,妈妈缩头缩脑的摸了我有半个多小时,我实在无法忍受下去,直觉得要射精,只好动了动身子,打了个哈气,不再装睡。这时妈妈轻轻把手缩了回去,也睁开眼睛对我说:「你没有睡啊?」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说:「是啊,才醒的!睡的,睡的!」妈妈见我说得吞吞吐吐,在一边轻轻笑了起来,声音很轻,有些暧昧,说:「再睡!这下妈妈陪你好好睡!」说著,她的手在大衣下面又开始按著我的下身,笑盈盈地,容不得我的回话:「时间早著呐,好好地睡睡!」并用手用力捏著我的手:「好吗?」我听得出她的话外之音,她仍然没有鬆手,小声地笑道:「妈妈和你还有十个小时才能到家呐!不急。」说著,用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刚才好吗??哼!」妈妈的笑,我感到真是美死了!妈妈既已挑明,其实,我心裡已经很高兴。但又不好表现出激动,我没话找话地说:「是啊!好!好!是早著呐!还有十多个小时才能到家呐!妈妈你冷吗?」我内心慌乱,语无伦次。妈妈轻轻而又迷人地对我说:「我们不是有大衣啊?什麽也不怕!再睡。」暗暗的车箱裡,妈妈的微笑,很有性味。我的妈妈姓徐,这时的妈妈真像一个勾引人的半老「徐娘」。她正引诱她好色的儿子,我也开始了早已渴望的乱伦之梦。心想,妈妈真是我的福气!接著,妈妈的手在我的大腿上重重地按了两下:「是不是?有这个大衣盖著怕什麽?」这时,我已经一切都听明白了。原来,在这之前,妈妈就是故意地摸我的下身,她是用这大衣把这一切都巧妙地掩盖了。再说,夜色已深,车上的人都进入了梦乡,我的旁边又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妈妈和我在大衣下的乱伦动作,只有妈和我两人知道。除了作爱,这厚重的军大衣底下,我们母子二人干什麽事,别人也不可能发现。我不再装糊涂,觉得很刺激,心裡直想:妈妈真好,一种从未有过要与妈妈性交的想法强烈地涌上心头,但是,这是在车上,作爱是绝不可能的,我只有听任妈妈的抚摸,觉得妈妈丰满肉感的身子好温暖、好厚实,真想用手深入她下身的洞穴裡去摸索,可是又有点不敢。于是,我们继续「睡觉」,妈妈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在摸我下身的同时,开始引导我的手去摸她的下身。但是,我只有隔著衣服摸,开始还凑合,后来,我觉得很不过瘾,用眼神和手指示意妈妈不太好摸!妈妈看出了我的意思,就在车座上将身体往后依了依,想力往前突出她的下身,让我摸起来更为方便,接著在大衣下面鬆开她的裤腰带,把我的手引向我朝思暮想的花芯深处。二十一年前,这裡是我出身的地方,而现在却是我和妈妈都想在此进行肉搏和厮杀的地方。天哪!长到二十一岁,我还从来没有摸过任何女人,这是我第一次用手去摸女人的下身,而且,是亲身母亲的下身。这时,我感到妈妈的下身已经湿透了,暖暖的水汁一片淋漓。当我的手伸下去进一步摸著妈妈的下身的嫩肉时,我感到妈妈的双腿把我的手指紧紧地夹著,我直觉得那裡毛茸茸的,那块嫩肉紧紧的,湿湿的、热呼呼的。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麽办?妈妈可能看出了我的意思,轻轻张开她的大腿,在大衣下用她的手拿著我的手,在她丰满的阴肉上面急促地抚摸著。见我不敢用劲,她又轻声在我耳边说:「用劲,不要紧!」车上没有人在醒著,只有我和妈妈在大衣下面进行著彻骨的性爱交流。我的手指下,是妈妈下身肥嫩的阴肉,妈妈的手中是我硬得不能再硬的阳物。行进的中巴车上,我和妈妈都沉浸在这种母子性爱的无边快乐中。没有人知道我们母子的秘密,只有我和亲爱的妈妈。我觉得妈妈真是好贴心,儿子的心思她竟然全部知道。心裡却想:「妈妈要是能跟我肉贴肉,该多好?」这时,妈妈一边接受我的抚摸,一边也可能感到不很满足,便用她的手不断在我的阳物上用劲,也示意我对她的下身用劲摸,她有些哼哼叽叽,眼睛半眯著,后来,我实在忍不住,终于喷射了出来,妈妈好像意识到我要射精,用她的手帕给我擦了又擦。后来在我们母子俩作爱的过程中,妈妈曾说,那次在车上,她也有过两次忍不住的性高潮,所以她的下身流出的水才那麽多,而且整个裤头的前边都湿透了,那时我很粗心,也一知道妈妈的性高潮,也没有对妈妈好好地进行温存。我听了真的很感动。射完精后,妈妈的手就在大衣下面与我的手紧紧相捏,我捏著她,她捏著我,两人一直不鬆手。妈妈的手很绵软,很小巧,我知道,这时我们母子之间手的交流,也就是性关系固定的标志,是无声的爱。捏著妈妈的这只一直紧紧摸我肉棍的纤手,我这个做儿子的,觉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第二天上午七点多钟,我们下了车。这时,我和妈妈都知道,通过这车上的一夜,从此,我们的关系已经不仅仅是母子,我们当然知道下一步我们该怎麽做。妈妈在前面拎著我的行李,迫不急待地往家走。我跟在后面,望著妈妈那丰硕厚实的屁股,心想妈妈也才四十三岁,虽然身材比年轻姑娘富态一些,但心想,妈妈就是妈妈,与自己的亲生妈妈作爱不是别有风味吗?我知道,妈妈端庄的外表之下,她那火热的爱子之心只不过是被冬天的衣服盖住了。回忆著这一夜在车上妈妈的主动,想像著和妈妈两人几个小时的车上经历,我想,妈妈下身的湿润和温热的嫩肉一定在焦急地等著我的到来,妈妈那雪白三腴的身子一定会属于我的。妈妈!亲爱的妈妈,一回家,我们就上床,好吗?我暗暗地想,今年这个寒假生活一定会丰富多采的。果然,一到家,妈妈就开始和我疯狂的作爱,那天上午爸爸正好不在家,我们母子二人在思念已久的交缠中,在第一次的母子作爱中,就连续做了三次。我的眼裡,妈妈气喘吁吁的肉体,还有她那比蜜还甜的热吻,比什麽都宝贵。在近一个多小时的性交过程中『共三次,第一次时间太短,后来两次较长』 ,妈妈快乐得似乎只会说这一句话:「儿啊,轻点,轻点,妈妈快被你弄死了呐!」【全文完】
评论加载中..